瑟大王的王冠

一杯奶茶西米露:

|・ω・`):

飛觴醉月:

一个圈子吧,就算往往很多人看文会倾向于看肉,但是毕竟心里应该有个底线,什么样的情况是cross the line,还是要有谱的,因为“她是太太,她产粮”,甚或只是“我觉得她是太太”,就不加分辨地维护,并且对于“冒犯”了太太的人不加分辨地孤立乃至攻击,这不是忠于太太,捍卫圈子,说公道话,这是站队,是沆瀣一气为虎作伥。老实讲,这次的事情,是我混同人圈以来,见到的最尴尬最难以言喻的一次挂抄袭,昨天那个挂抄袭的妹子“见仁见智”日志下寥寥可数的赞,和作者犯浑说片汤话的气质下一大排的虎摸奉承,让我对这个圈子简直绝望。深海,然后是林秦,真是我所见过的,劣币驱逐良币最成功的两个圈子。

《爱如爱欲》本子收到!!!

那个世界上最好的张继科,我很爱你。

蔚乔:

刚刚写完一篇和张继科有关的随笔,边写边哭,花了三个多小时。本来以为把眼泪都流够了,上lofter看看,还是在大半夜的哭的丢盔弃甲。


苏栗无:



占tag抱歉




其实真的,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赢了球就一言不合爆衣、破坏公物的少年郎了。




毕竟鲜衣怒马,有时尽。美人迟暮,这也没办法的事。
深夜才敢整理好心情,从迷妹们漫天的哭喊中平静一点想流泪的冲动。还留什么呢,他真的不再是那个当初可以用445天再爬回顶峰的少年了。










要说什么呢,该说什么呢。作为一个不懂球的人,我只能转载懂他的人说的话。




刘国梁说“张继科,你太让我骄傲了。上一次你拿冠军的时候,我是为你自豪,这一次你彻底征服我了。因为你说到的都做到了,听其言更要观其行,这次我知道你承受了了多大的压力,知道你的技术含量还剩下多少,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了。有你,我能睡个好觉。”




马龙说,“那一场最后几个球,这世界只有张继科能打出来。”




只有张继科能做到的事情,只有张继科拥有的眼睛。独一无二,因为他是张继科呀。输给了谁都无所谓,变成什么样子都不要紧的张继科。




凶猛而忠诚,但是孤独。




刘国梁说过从前的他很孤独,如今大龙也很强,可是他已经闪耀完他的光芒了。这世界上最虐的事情不是生离死别,而是理想者的梦被砸碎、忠心者的坚持被烧毁。




可是他从来没让喜欢他的人失望,也没让自己失望。多感谢这世界上有人能那么信任他,那么懂得他,即使有那么多人都不看好他也把他放在重要的位置。他没有对不起任何人,事实证明了这一点。




即使他对不起他自己,那么也是他的事情。我们谁也没有立场指责他。




谁也没有。







今天看他的直播,不,昨天。我看见了一个三十而立的大叔,温柔的,坚硬的,体贴的,脸上带着那个年纪的人一切该有的疲惫,舒展,轻描淡写来对那些年纪或者还小,或者业已成年却依然留恋他的人说,你们喜欢我打球吗。




喜欢啊,当然喜欢啊,喜欢的不得了。




我把你的比赛存在了手机和电脑里,从你眼睛亮闪闪的征服世界第一的当年,到你失去重心摔在赛场的今天。两个影子重叠在了一起,那是走了一个循环最后还要用自己的方式告别的张继科。




我爱你如今一身伤痕还肯对这世界温存,我爱你如今满眼沧桑还肯对这众人诚恳,我爱你曾经红衣褴褛刺伤荆棘的凶狠,我爱你曾经不容置喙霸道清亮的天真。




你还没老,这多好。你还有自己的人生。




你用一个很曾经张继科的方式和自己道别,你用一个很现在张继科的方式和世界和解。大概你要的就是你来,你征服过,天空看不到鸟,但是留下了鸟的痕迹。很多年以后,如果我有了孩子,我的孩子也喜欢看乒乓球的话,我想我绝对会很荣幸的告诉他,曾经有个打乒乓球的英雄,我很喜欢他。他原来拥有多么惨烈的天真,后来明白了什么叫做缘分。




我说,我喜欢过张继科,这不仅一点也不丢人,而且,足够我骄傲一辈子,昼夜晨昏。




三十而立,很高兴认识一个崭新的张继科。你的人生自此完完全全归属于你自己,我们送君千里,别时唏嘘,但是也就送你到这里。时光鸿爪雪泥,可是我记得你。飞吧飞吧,不要你飞的再高了,你已经飞的够高了,停在你喜欢的地方就好了。




我因为张继科爱乒乓球,我知道以后会遇上别的英雄,他们乘风破浪,披着红色黑色或者其他颜色的盔甲,冲锋陷阵直挂云帆。他们的风姿会被记载。




但是能不能不要忘记也曾经有个少年,他宁愿伤痕累累,也要刺伤荆棘,我记得你,好多人都会记得你,真的,无论你一路走来变成过什么样子,你打球的时候,我很爱你。
没有你,好像我的少女时代,就变成了黑白色。




至于你不想让我们看到的,我们就不看。
说好,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。我不对你说难过,因为你大概当时想到这些的时候比我们更难过吧。
你真厉害。你真棒。你最棒了。




今日起,你随意高飞,不必追。




这里是一个纯粹喜欢看张继科打球的迷妹,临表涕零,不知所言。




不知所言。